1. 泡面小镇首页
  2. 动态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划重点:

  作者《图灵智物》 狄普仁   编辑   高宇雷

  2012 年 11 月,在看守所呆了一个月之后,达人天下信息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达人天下)创始人张隽接到了律师转来的一个信息:合伙人王楚云要求他无条件转让所有公司股份。

  当时张隽是公司法人,拥有达人天下 75% 的股份,而公司经过两年的筹备之后正准备推出一款名 HiWiFi 的智能路由器,这款产品就是后来的极路由。

  在过去两年中,张隽和王楚云、李恺等几个初始的团队成员已经把这款产品的原型做了出来,并且从业内知名的路由器公司 TP-Link 挖来了成熟的制造团队。同时,团队还拿着 HiWiFi 的原型机去见了一些风险投资人。

  在这个充满希望的时刻,张隽因为一次离奇的私人纠纷被判了半年。在看守所中,张隽没有得到创业伙伴的任何安慰和沟通,只有这条律师转交过来的简单信息。

  半年之后的 2013 年 4 月,张隽获得自由。出来之后,张隽发现原有的公司达人天下已经被注销,而原来公司的项目团队和技术成果都转到了一个新的公司——北京极科极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极科极客)。而极科极客的注册时间是 2013 年 2 月 27 日。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多年之后,张隽反思了当时的这个创业项目,他觉得当王楚云和李恺将公司转移的那一刻起,极路由便埋下了日后崩溃的祸根。“为了个人利益把公司命运全盘堵上,创业不是以创造价值为目标,而是以创造成功为目标,这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创业的一个通病,王楚云的极路由只不过是更加典型。”

  从水军营销到 3721

  2009 年,38 岁的张隽决心自己创业。

  此前在搜狗、千橡和大街网的职业经历,张隽对互联网的新动向始终保持着关注。当时他研究了很多互联网公司,觉得应该在手机上搞点事情。在和一个老同事聊过多次之后,他最初的想法是在手机上做一个类似 Facebook 的事情,大概的创意就是通过 APP 把手机上的通讯录打通,这是一个比 Facebook 的关系纽带更广也更直接的人际网络。

  那个老同事对出来创业比较犹豫,张隽觉得不能再等了,就自己注册了一个公司千瓦顾问,准备把这个想法给做出来。当时 iPhone 刚刚宣布要在中国市场上市,而第一部真正意义上使用 Android 操作系统的设备 HTC Dream 上市才一年多。

  尝试过一段时间之后,张隽发现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最主要的障碍是公司需要为不同的安卓手机开发不同版本的 app,而由此带来的成本自己是无法承受的。

  逐渐认清现实的张隽开始推出一个名为“斧头帮”的品牌,也不得不向客户贩卖僵尸粉(假粉丝关注)赚钱,同时也在寻找新的创业 idea。

  正是这段时间,张隽和大街网的前同事王楚云开始聊起来创业的事情。当时王楚云在大街网做的并不如意,再加上张隽的公司和王楚云的住处都在中关村,两个人开始频繁讨论应该做什么。

  两人很快达成一致,认为下一个创业机会应该是把 web2.0 挪到手机上。两人做了很多计划,觉得应该扩大团队规模,加快创业速度。2010 年 9 月,张隽卖掉了房子,把公司从民房搬到了中关村 SOHO,同时注册了一个新公司达人天下。2011 年初,王楚云从大街网离开,正式参与到达人天下的业务中来。但当时的几个点子也都没有实现,达人天下的业务依然以论坛营销和微博营销为主。

  创意在意外中到来。搬到中关村 soho 一年之后,达人天下办公室网费需要续费,为资金焦虑的张隽觉得网费太贵了,便找来王楚云商量怎么办。当时淘宝上买的 3G 流量卡,远低于中关村 SOHO 的办公室上网费用,两人于是决定尝试把 3G 流量卡接到路由器上。后来他们又找来了另一个大街网同事李恺一起研究这个事情。李恺毕业于清华,是个典型的学霸,他对很多技术的动向很敏感,也有很强的研究能力。李恺提到国外有很多路由器的开放系统,代码都是开源的,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系统 Openwrt。于是他们把一台 TP-Link 的路由器刷了 Openwrt,接了 3G 流量卡,很顺利地解决了问题。

  解决了 3G 流量卡的问题之后,几个人又为这台路由器开发了一个插件,这样就可以获得很多 IP 地址。当时微博很火,达人天下需要为客户购买粉丝,但注册微博需要单独的 IP 地址,通过这个插件他们注册了几十万个微博账号。当时最大的客户就是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团购网站高朋。

  解决了网费贵和微博注册问题之后,张隽几个人还是觉得这个事情太小,应该有个更大的项目去操作——路由器在当时并不被重视,已经是个很成熟的产品了。

  2011 年年底的一个晚上,张隽、王楚云和李恺开会,聊到传统的路由器只能做一个最简单的事情——数据包转发,而刷了 Openwrt 的路由器实际上是一个操作系统,能做很多事情。在搜狗做过搜索的张隽突然意识到,有了操作系统的路由器实际上也成了一个服务器,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像 3721 那样在浏览器地址栏那样直接定向搜索结果呢?

  李恺在路由器上做了设置,王楚云在服务器端做了一些修改之后,张隽随后在自己的 Safari 浏览器输入设定好的关键词,果然可以直接连接到了一个具体的搜索结果上。三个创业的年轻人几乎都同时兴奋起来——路由器真的可以做成 3721 的模式,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商业化的极佳创意。

  他们很快意识到可以模仿小米的 MIUI 模式,做一个通用的路由器刷机包,让用户自己刷系统。当时小米推出的 MIUI 刷机包,大大提升了不同安卓机型的体验,受到了手机玩家的极大欢迎。

  几个人很快投入到开发刷机包的工作中,但很快便受到了意外打击。打击来自他们一直使用的样机 TP-Link——TP-Link 当时升级了一个版本,但是硬件却有了缩水,尤其是刷机包比较依赖的存储条从原来的 4M 变成了 2M,原来存储条的 4M 空间会有 3M 的剩余空间来刷机,但升级后刷系统升级这条路走不通了。

  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张隽觉得实在不行就自己做路由器,TP-Link 既然已经把存储条从 4M 降到 2M,恐怕不会再回到 4M,而长远看 MIUI 这个模式运转起来还需要更多的存储空间,除了做硬件别无他法。

  别无选择的硬件创业

  为了验证这件事的可行性,王楚云自己在淘宝上找了一个人,他可以手工焊接,把路由器存储换掉,换成 500M 的 SunDisk。

  问题是当时达人天下的资金已经非常紧张。在张隽妻子个人资助了 3 万块钱,才买了 200 台 TP-Link 的低端品牌水星路由器做测试。

  而达人天下也从 soho 搬了出来了,搬到中关村善缘街 1 号的立方庭办公。为了维持公司运转,张隽到处向朋友借钱,而王楚云则是通过倒腾信用卡为公司提供一些资金支持。然而这些资金看起来也无法支撑公司太久,几个人刚刚升起的希望眼看就要破灭。

  一位从天而降的杨芬兰阿姨出手拯救了这个危在旦夕的创业公司。杨是五粮液多年的经销商,拥有非常可观的财富,和王楚云的父亲认识。2012 年初的一天,她来到达人天下的办公室,问张隽和王楚云在做什么。

  一番介绍之后,杨芬兰当场承诺给他们 100 万,而且不是投资,是捐赠给他们。原因是“我们那边的小伙子都在混吃等死”,而这几个年轻人的创业热情让她很感动。杨芬兰让三个人下午去她住的酒店,把钱打给他们。

  三个人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情去了杨芬兰住的酒店,没想到杨芬兰又改变了主意——要捐赠给他们 200 万,而且直接和三个人去了银行做了转账。

  拿到这笔钱之后,信心满满的几个人决定大干一场,还注册了一个新的公司易莲无限(北京)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易莲无限)。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几乎同时,达人天下增加注册资本并将公司股东由张隽、田丰变更为张隽、王楚云。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当时几个人觉得路由器未来能做广告业务,也可以通过卖硬件和技术赚钱,这是两种不同的收入逻辑,所以要注册一个技术公司。达人天下将来以广告业务为主,而易莲无限以硬件和技术开发为主。

  正是杨芬兰这笔救命资金让张隽几个人可以继续投入智能路由器 HiWiFi 的筹备中。但是他们随后又遇到了一些路由器的技术问题,自己无法很快解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恺通过自己的同学联系到了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的 TP-LINK 水星项目组长张利鹏。王楚云和李恺随后去了深圳见张利鹏谈合作的事情。

  很快,身在北京的张隽收到了王楚云打来的电话,“深圳有条大鱼,我们搞不定,你赶紧过来。”张隽立刻去了深圳。

  王楚云和李恺此前已经参观了 TP-LINK,觉得短期内自己做不到同样的成本和硬件水平。自己做路由器拿不到好的元器件价格——TP-LINK 的一台路由器 30 块成本卖一百块,而自己做的话成本至少四十,加上存储成本要达到七八十。而张利鹏见到样品后一眼就看出了解决方案,重要的是他一直也想创业。

  在 TP-LINK 总部附近的一家上岛咖啡里,三个人和张利鹏从下午一直聊到了晚上。李恺现场做了产品演示,为了达到最好的产品演示效果,他在云端技术上做了点小动作,体验者使用路由器和不使用路由器有不同的流畅程度。

  最后,张隽对张利鹏说,“互联网大潮已经来了,路由器可以做很多事情,TP-LINK 是很大,但是翻篇的时间已经来了,你是愿意和我们一起翻篇,还是被我们翻过去?自己选择吧。”

  见面的第二天,在另一个咖啡馆里,张隽、王楚云、李恺和张利鹏四个人达成了一起创业的协议。张利鹏会带一个技术团队出来一起做路由器。

  冲突和争吵

  解决了制造团队的问题之后,张隽觉得还需要解决路由器的外观问题。

  他和王楚云开车去杭州见了自己的一个朋友马国生。马国生曾经是杭州一个很大的电子厂的生产董事,主管生产。苹果 iphone 4 手机所有的金属件都是这家电子厂提供的。

  马国生也是富士康最早期的员工之一,最早做的是模具工程师。马国生用数控机床帮他们做了一个 HiWiFi 的金属壳,同时做了铝壳阳极氧化处理,还做了多个颜色。当时从来没有一款路由器用金属壳,即使做了多年路由器的张利鹏觉得这是个工艺品。这个外壳定义了极路由的产品设计风格,此后极路由的多款产品外观都是延续了这一概念。

  张隽也接受了马国生的建议,把张利鹏的硬件团队迁到了杭州——深圳是 TP-LINK 大本营,会出现很多非商业性的干扰。同时,他们也以易莲无限的名义和杭州纽创签了代工协议,后来极路由上市的第一批产品就是按照这个协议生产的。

  这样一来,北京的团队负责云端和界面开发,而杭州的团队负责硬件。这家初创公司看起来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架构,开始进入了一个大展拳脚的阶段了。

  然而围绕第一代路由器要做什么,几个人开始有了严重的冲突。

  团队最初的设想是把加速作为第一代路由器的卖点,包括网页加速、APP 下载加速和视频播放加速。但是当时网速升级很快,网页加速的痛点不够强,而苹果当时已经传出了要和蓝汛合作部署下载服务器,苹果 app 加速的痛点也会很快消失。

  张隽的意见是外观和操作界面做到简洁漂亮已经是最好的卖点,在这个基础上应该发力去解决视频加速的问题。当时他们已经开始在路由器中加入 P2P 技术,同时利用服务器和路由器的缓冲,来解决视频播放的卡顿问题。这个方向的问题是,视频加速涉及的技术开发比较复杂。

  王楚云和李恺则是坚持要做收费 VPN 和去广告服务。这对当时很多的用户来说都是比较痛点的服务。但是张隽认为收费 VPN 的政策风险太高,而去广告的功能在商业上很不道德,也是做不长久的事情。

  双方都对于自己的观点确信无疑,甚至也为此发生了几次争吵。在后来的一次讨论中,张隽很强硬地表示,不能做 VPN 和去广告,如果视频加速做不出来,这个项目可以考虑 close。这一表态让王楚云和李恺非常紧张。

  最坏的年份

  2012 年 7 月,张隽写了一个智能路由器的商业计划书,也开始拿着样机去见投资人。当时见投资人的样机都是用马国生做的外壳,里面用的却是 TP-LINK 的主板。

极路由前传:一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的创业故事

  当时并不是很多投资人能够理解这个产品。在见了经纬创投的一个投资人之后,该投资人把张隽推荐给了经纬创投更高级别的一个投资人。不幸的是,约好见面的日子正好是张隽坐牢的那天。

  2012 年 10 月,张隽因为一次离奇的个人纠纷被判入看守所半年。得到消息的王楚云随后给所有中层开会,通报了事件过程。在 2012 年年底,王楚云又与所有员工开会,称为了公司继续发展,需要更换公司名称,全部员工转移到了楚云网络公司。这是一家注册于 2001 年的公司,法人代表是王楚云。

  随后在 2013 年 3 月 1 日,达人天下的全部员工从楚云网络离职,转到了北京极科极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极科极客)。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极科极客的注册时间是 2013 年 2 月 27 日,就是在张隽出离开看守所前夕。

  在看守所中,张隽也总结过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冲突。在看守所待到第十天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之前团队做错了,他们太自以为是了。“我们眼里的用户就是极小众的周围朋友(IT 男)。而 HIWIFI 最佳卖点其实是高颜值的外观,和简单的操作界面。”

  现在来看整个事情,张隽觉得核心问题还是 HiWiFi 这个项目开始年份太好,也太坏了。好的一点是,2010 年前后互联网已经开始往其他行业渗透,为路由器这样的产品出现提供了产业环境。

  但是在张隽看来,2009 年也是个最坏的年份。这一年大量热钱涌入了中国,大量的项目可以轻易拿到太多的钱,导致那个时候的创业者不是以创造价值为目标,而是以创造成功为目标。“这一结果导致很多创业公司热衷挖掘消费者的饥渴和阴暗面,通过负能量上位。互联网变得无趣了。”

  这也正是张隽对目前极路由境况毫不意外的原因所在——在他看来,所有的祸根在最初就已经埋下了。此后出现的各种问题,比如 P2P 理财和发行区块链数字货币,都是这种负能量造成的结果。

  不过,张隽对现在的互联网开始乐观起来。随着大量的负能量问题出现和引爆,以及资金的紧缩,创业公司开始真正重视创造价值的事情了。

  “互联网开始干净了,真正的创新时代回来了。”张隽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pmtown.com/archives/79616.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