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日

众泰汽车难跨的2020

作者 刘旷


配图来自Canva

2019年汽车界寒冬,众泰汽车过得艰难;2020年突发疫情,众泰汽车更是难上加难。

众泰汽车发布的2019年年报,揭开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千疮百孔。根据财报数据,众泰汽车2019年实现营收为29.86亿元,同比减少79.78%;归属净利润为-111.90亿元,同比下降1498.98%,是借壳上市以来最惨烈的情况,2018年同期盈利8亿元。

与此同时,因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对众泰汽车2019年财报进行审计之后,却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众泰汽车A股被实行“退市风险警告”处理。曾经的“中华神车”众泰汽车,现在却变成了“*ST众泰”。

姗姗来迟的惊雷财报

在正式财报发布之前,众泰汽车就2019年业绩已经多次透露出不佳的信号。

1月初,众泰汽车发布2019年预亏60亿元-90亿元的预告之后。在4月份,众泰汽车又透露2019年度的主要经营业绩亏损为92.94亿元。

不久之前,众泰汽车又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的公告。在公告中,众泰汽车预计2019年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再度扩大,在108亿元-115元之间。

直到6月22日晚,众泰汽车才姗姗来迟的正式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众泰汽车的营收为29.86亿元,同比下滑79.78%;净利润为-111.90亿元,同比下降1498.98%;基本每股收益为-5.52元,同比暴跌1515.38%。

和此前的不断调低的业绩预期相比,众泰汽车正式财报里业绩的表现,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与此同时,众泰汽车被实行“退市风险警告”,为了保障投资者权益,其股票日涨跌幅将会被限制在5%之内。

从“众泰汽车”变成“*ST众泰”,众泰汽车现今的总市值32.65亿元,相比巅峰时期的370亿元,仅剩不到十分之一。众泰汽车的市值和其在2019年的亏损对比,众泰汽车的亏损几乎是其市值三倍之多。

和众泰汽车陷入巨额亏损旋涡相比,更令人惊讶的是在年报中,众泰汽车还发布声明:“鉴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铁牛集团有限公司对公司业绩补偿兑现难度较大,公司面临众多诉讼及担保事项,以及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非标审计意见,公司董事娄国海无法保证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诉或重大遗漏。”

这一份巨额亏损加上数据不能完全保真的财报,让曾经的“中华神车”众泰汽车风光不再。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陷入巨额亏损的众泰汽车难以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营。

根基飘摇

处在暴风雨中的众泰汽车正在失去它的舵手。根据相关信息,从2019年开始,众泰汽车管理层就开始出现变动。

2019年3月7日众泰汽车副总裁陈静离职;同年5月17日众泰汽车副董事长宋嘉辞职;不到几个月时间8月5日众泰汽车财务总监离任;到了2020年3月16日众泰汽车副总裁邓晓明离职。

困境当头,众泰汽车高管却频频出走,这并不是一个好迹象。而除了管理层之外,还有员工数量的减少同样明显。

根据众泰汽车的财报数据表明,2018年众泰汽车在职员工为15165名,到了2019年在职员工仅剩8098名,同比减少46.6%。

当中,生产人员从9123名减少至4097名,同比减少55%;销售人员从1257名减少至452名,同比减少64%;技术人员从3208名减少至2211名,同比减少31%;财务人员从233名减少至177名,同比减少24%;行政人员从1344名减少至1161名,同比减少13.6%。

当在职员工数量不断减少,众泰汽车整体的运行可能都会成为问题。而除了内部的正常运行成为问题之外,经营困难的众泰汽车在与外部的合作中,同样面临着重重困难。

从2014年开始就为众泰汽车供货的供应商比克电池,在2019年8月,将众泰汽车告上法庭。比克电池这一举动的原由是,众泰汽车拖欠其货款已经高达6.21亿元。比克电池作为众泰汽车的核心供应商,对簿公堂对众泰汽车来说并不好受。

重重巨压加身,而对于众泰汽车来说,销量的下滑更是致命一击。

一直在模仿,从未超越

尽管众泰汽车表示,业绩下滑的原因有一部分是由于疫情的打击,但是从众泰汽车披露的数据来看,众泰汽车销量下滑早已经开始。

在2016年众泰汽车依靠着补贴,销量一度达到33万辆,“中华神车”、“国民神车”的称号也就随之诞生。但是在随着补贴政策变化之后,众泰汽车的销量就开始日渐滑坡。

2017年众泰汽车的销量为31.7万辆,2018年的销量为15.48万辆;2019年众泰汽车(不包括君马)的销量仅为11.66万辆,还有其全年新车生产总量仅有11.48万辆,产能利用率不到17%。

而众泰汽车的销量之所以难以挽救,除了补贴方面的原因之外,还有最关键的就是众泰汽车汽车本身问题始终为消费者所诟病。

众泰汽车因为模仿豪车的车型而出名,甚至被称为“保时泰”,但是只模仿到了表面的众泰汽车,研发能力一直处于滞后状态。

众泰汽车在2018年仅有众泰T800和几款新能源微型车实现上市。而在2019年国六排放标准正式实施之后,众泰汽车却并没有生产出一款符合国六排放标准的车型。

在一系列竞争能力不足之后,众泰汽车难以再独放异彩。和其他在疫情里受到影响的车企相比,众泰汽车所受到的打击更为沉重。在2020年1月-5月众泰汽车的销量仅有3573辆,下滑幅度高达96%。

一直在模仿的众泰汽车,终究没有能超越。众多网友调侃的,能不能开上兰博基尼就看众泰的了,或许不会实现了,众泰汽车现在已经是求存困难。

小结

众泰汽车从风光无限的“中华神车”,到今天面临被发布退市风险警告的局面,可以说疫情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原由还是出自于众泰汽车本身。

以模仿出名之后,众泰汽车没有能够更加精益求精的前进,反而在模仿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