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蜕变史:从便利大众生活到改变全民思维

中国企业家蜕变史:从便利大众生活到改变全民思维

  文/歪道道(ID:wddtalk)

  改革开放 40 周年像一段漫长而璀璨的篇章,而一代代企业家的更替与交融则在其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12 月 18 日,庆祝改革开放 40 周年大会召开,100 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对象,民营企业家中共有 14 人榜上有名,分别为海尔张瑞敏、正泰南存辉、联想柳传志、万向鲁冠球、金利来曾宪梓、香港霍英东、阿里马云、腾讯马化腾、“五笔输入法”发明人王永民、新希望刘永好、吉利李书福、TCL 李东生、百度李彦宏以及美的何享健。

  这份名单云集了 1978 年以来三代性格迥异、背景不同的企业家,从中可以梳理出改革开放 40 年的商业脉络,而夹杂在其中的除了跌宕起伏的传奇和恩怨,还有大众从基础生活到精神状态的时代变迁。

  实业家的质量管理 VS 造梦者的风口论

  三十多年前,创业者习惯于在工厂车间一遍遍检测商品、把关质量,三十多年后,人人想的都是追逐风口上的那只“猪”。

中国企业家蜕变史:从便利大众生活到改变全民思维

  1989 年 7 月青岛最炎热的一个夏季,张瑞敏担任厂长已有 5 年,他在内部组织了一场会议讨论,讨论的主题是“海尔冰箱的价格到底降还是不降”,然而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张瑞敏一意孤行、拍板定案,决定不仅不降价,反而所有型号产品提价 12% 销售。1989 年之前冰箱这种家用电器无论质量、性能如何,都一度脱销,这导致 1988-1989 年间国内的电冰箱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这是整个国内消费市场“从无到有”的时代,庞大的消费需求刺激了遍地商机和无数跃跃欲试的蓬勃之心。柳传志把联想汉字系统插在 PC 机赚得第一桶金,其实这也是联想开始走向中国自有品牌微机研发的前奏,而王石倒卖 2.5 万吨的玉米,不仅补回赔掉的钱,还赚了 300 多万元。

  然而很快供过于求的市场局面让行业进入价格战的魔咒,由此出现了海尔会议讨论的那一幕。

  内需增长强劲固然给予成千上万的勇敢者机遇,但大浪淘沙之后的行业胜者却所剩无几,柳传志、张瑞敏、李书福等 84 派企业家成功的共同之处,在于利用进出口贸易的力量驱动新的产业变革,这是当时整个国家经济初步开放的迫切需求,也由此印证了改革开放的立竿见影。

  1988 年,创业刚刚四年的柳传志来到香港,在这片人生地不熟的地区,没有任何根基的联想从做贸易开始,通过贸易积累资金再做日后打算。凭借美国 AST 电脑的总代理,香港联想曾一度风生水起,不过柳传志已经开始谋划中国的自主品牌电脑,而当时 1994 年我国电脑市场上国际品牌所占份额高达 40%。

  AST 自然也不支持自己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另起炉灶,可柳传志仍决议组建微机事业部,把重担交给了杨元庆。时至今日,很多人翻开联想 1994 年的旧账,把舆论眼光引导至柳倪之争,却忽视联想自主品牌在这年一脚踏入与 IBM、戴尔等国外企业进攻国内市场的包围战,开始了国内外品牌长达数年的争夺战,那一仗如果输了,今天将完全不是今天。

  这也是为什么 1984 年被视为“中国企业元年”。

  时间线再往后拨,92 派那些在大学院校、中央及省级党政机构就职的知识分子,纷纷下海经商,以冯仑、潘石屹为首的“万通六君子”,更是在商业规则一片混沌的海南淘金潮中初尝成功的味道。但是以此为分割,互联网彻底掀起了实体到虚拟的狂风浪潮,99 派以 BAT 创始人为核心代表,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商业潮流的走向。

  与商业风云并行不悖的另一条主线,则是大众生活的变化,如果说 84 派实体贸易为主流的消费市场,满足的是当时从无到有、从混乱到规范的物质需求,那么 99 派互联网浪潮下改变更多的则是眼界和思维。

  90 年代,消费者能买到彩电就已欢喜雀跃,很少人会去关系其核心元器件来自哪国,而现在里里外外都刻上“中国制造”的产品才更受欢迎。这是进步,但也是建立在过往商业积累上的进步。

  思维升级:对外自信 VS 对内自信

  按需求层次理论来讲,我们面对的事实是,伴随着国家愈加强大,宏观上大众渐趋满足了生理、安全以及情感和归属上的需求,如今开始普遍上升至尊重和自我实现的更高阶段。马斯洛认为,尊重需要得到满足,能使人对自己充满信心,对社会满腔热情。细数改革开放 40 年,我国整体精神风貌最大的改观便是自信。

  而在从对外自信到对内自信的实现过程中,国产品牌兴起、互联网巨头壮大,以及近几年风口越发集中于以个人为中心、释放人性的趋势,都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以 PC 行业为例,90 年代之前,长城和浪潮稳居个人计算机市场前三,但好景不长,国家开始大幅降低电脑整机进口关税、取消进口许可证,AST、COMPAQ、IBM、HP 等国外品牌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国内品牌节节败退。1994 年前后,国内 PC 市场容量不过 50 万台,仅有 20 多万台本国品牌分散在 176 家企业手中。

  联想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被当作全球性公司的中国领先企业之一,就来自于这个时候抵御国外品牌侵蚀的两场胜利。

  1996 年,英特尔支持联想发动“万元奔腾”大战,第一个将 1.5 万元以上的奔腾电脑标价 9999 元,并在一年内连续 4 次把更高档的奔腾 PC 定位在用户可接受的价位上。随即戴尔如同一个野蛮者,用直销模式敲开了中国的大门,联想一度被唱衰,直至 2004 年底终以双模式营销再度取胜。

  这一堪称“伟大”的成功有巨大的时代意义,它不仅让联想打破国内 PC 市场多年来被国外品牌霸居第一的局面,同时迅速的让品牌电脑开始进入普通的家庭,第一代互联网民由此诞生,可以说是奠定了如今中国互联网乃至移动互联网可以傲立世界潮头的最大基础。

  20 世纪初,与联想同时代大放异彩的实业家,大多遵循着与外国企业竞争而后走向全球的发展脉络,这其实正是国产品牌逐步树立国家自信的典型。

  2002 年秋天,TCL 以 820 万欧元成功并购德国老牌企业施耐德,使得原本只盘踞在亚太家电业的 TCL 开始在欧洲市场声名鹊起。不久,李东生又收购了美国企业高威达、法国汤姆逊彩电;同一时间前后,李书福千辛万苦获得轿车生产“准生证”,2006 年吉利购买英国锰铜公司 19.97% 的股份,随后收购世界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公司澳大利亚 DSI。

  国产企业并购国外品牌,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是大众所认可的证明中国力量的最直接方式。

  不过这种对外自信显然已不能满足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网民,一方面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得他们更崇尚技术自信,而另一方面,直播短视频等消费娱乐形式的熏陶,使得这一代以自我为中心逐渐萌生出内在自信和欣赏的强烈情感。而阅文集团、B站、抖音等商业案例的成功,正是年轻人从圈层文化中汲取情感归属和自信心理的价值写照。

  商业沉浮中的传承与再生,是企业家的思维进化

  回头再看改革开放这 40 年,商业沉浮中多少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消失于舞台中心,又有多少从边缘崛起的创业者赶上浪潮一飞冲天。

  11 月 14 日,人人公司将人人网社交平台业务相关资产以 2000 万美元的现金加 4000 万美元的股票,对价出售予北京多牛传媒,而在这之前,陈一舟发表了一篇日志,他说,我已经不再适合做年青人的社交产品。12 年前他软硬兼施,抄底拿走了王兴的校内网,而 12 年后却没曾想以这种方式收手。

  陈一舟的社交梦或许可以宣告终结,但其投资生涯还会继续,这个见证和参与我国互联网社交近 20 年发展历程的第一代互联网人,可能将把以后的精力都放在投资上。

  VC、PE 这两个舶来概念,在 1998 年进入我国,到 2016 年全国已有 1.2 万家风险投资公司,十多年来,风投的异常活跃极大地推进了我国新经济产业的萌芽与创新,熊晓鸽、沈南鹏、徐小平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而与这些专业风投相比,行业巨头内部所设立的投资部门也渐趋发挥与之同等的价值,或者也可以说,不少早前的互联网人通过投资关系延续其在当前的地位和影响。

  对一代代创业者来讲,这是一种莫大的帮助和信任

  1998 年,28 岁的雷军成为金山 CEO,当时金山经营困难、差点儿关门,联想集团投资 450 万美金,帮助金山走出了困境。1999 年创办的卓越网,也成为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投资的第一个案子。

  小米成长于移动互联网资本翻涌的时代,雷军则更是创业投资的佼佼者,颇为巧合的是,他的第一笔天使投资也与联想有关。2004 年初孙陶然准备创办拉卡拉,彼时雷军刚把“儿子”卓越网卖给亚马逊没多久,手头上正好有闲钱,他毅然决定帮助这位老友。最终,联想出资 100 万美元,雷军和孙陶然各出 50 万美元,拉卡拉得以成立。

中国企业家蜕变史:从便利大众生活到改变全民思维
图说:这张照片很珍贵:站立者从右至左分别为柳传志、杨元庆、雷军、求伯君。

  柳传志和雷军这两个不同时代的创业者,从被投资到投资他人,他们为新生代企业家的崛起贡献了力量,这种代际交织的商业联系,可以说是企业家精神的一脉相承。而这也改变了如今创业者的思维,从美团滴滴共享单车,创始人们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将原本不切实际的概念落地到民众便利的生活领域,使梦想不再受限于资金条件。

  四十年间,富有创新和激情的企业家,改造着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并重新塑造了一代中国青年。他们的人生起伏或是非恩怨,虽然终将被时间遗忘,但影响却已渗透到物质和精神的方方面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pmtown.com/archives/14055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