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退押金排队人数超1000万,成功退款还需最少3年

  来源:北京商报

  截至 12 月 18 日 20 时 37 分,排队退押金用户已突破 1000 万人。以每人 99 元计算,ofo 需退还押金 9.9 亿元;若以每人 199 元计算,那么 ofo 需要退还的押金总额高达 19.9 亿元。

  据网友爆料,她从昨天的排名为 1469780 位到今天的排名为 1461692 位,如此计算昨天有 8088 人成功退款。

ofo退押金排队人数超1000万,成功退款还需最少3年

  小编今早(19 日)申请退款,已经排到第 10682982 位,如果以网友提供的昨天退款人数 8088 算,所以小编还要等 1321 天,3.6 年。

ofo退押金排队人数超1000万,成功退款还需最少3年

  01

  ofo 北京总部排队 4 小时

  昨天(18 日)小编同事花 4 小时才有了和 OFO 工作人员面对面的机会。

  工作人员表示,“肯定会退的”。

  但追问到底最晚什么时候能退时,工作人员却表示无法确定,并解释称 18 日开始线上排队退押金。每天零点都会退一批人,剩下的人则会顺延到前面。

ofo退押金排队人数超1000万,成功退款还需最少3年

  对于此前为何用户一直没能退款成功,工作人员归结于:您的账户问题,我们无法原路退回。

  工作人员表示,退款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异常,例如您的订单超期,或者支付渠道注销等。

  一方面是因为公司政策另一方面是因为支付平台的政策。

  支付平台的支付协议都有日期限制,超过日期限制后就会认为交易完场,不允许进行原路退回。

  除此之外,工作人员还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申请上市,上市成功后会有改观,还称临近年尾,明年或许还会有新的融资进来。

  由于 ofo 用户基数大,退押金申请激增,庞大的退押金申请对目前资金紧张的 ofo 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除了要解释为什么退不出押金,OFO 还要解释为什么假装外国人就能退?

  近日,网友@zjt93 发微博称,通过假装是一名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上纲上线的外国人,在给 ofo 写了封投诉邮件后很快收到了退的押金,ofo 还回复了一封英文邮件道歉。

ofo退押金排队人数超1000万,成功退款还需最少3年

  “外国人报案”策略被曝光奏效后,将已身陷“押金难退”舆论漩涡中的 ofo 再次推向新的舆论热点,网友纷纷指责 ofo 实行双重标准。

  02

  押金是最后一根稻草吗?

  从 11 月中旬开始,ofo 在全国多地分公司传出更换办公地点,最早传出 ofo 人去楼空是在 9 月底,当时有报道称,ofo 在北京中关村(7.010, -0.04, -0.57%)理想国际大厦内的办公地点已经搬空。对此,ofo 方面解释称,是因为 10 层和 11 层租期到了,搬到了其他楼层。此后,ofo 又于 11 月将总部搬到了步行距离 15 分钟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另据不完全统计,2018 年以来,至少有 9 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 ofo 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由于欠款问题,ofo 已与多个供应商起纠纷;还被列为逾 20 起案件的“被执行人”,涉及金额超 5360 万元。

  2017 年 12 月 18 日,ofo 创始人戴威曾要求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一年过去了,戴威在内部信中的口径已经变成“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中消协还调查发现,70 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 34 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 21 万次,涉及金额 10 亿多元。

  工商信息显示,今年 2 月 5 日和 2 月 12 日,ofo 前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分别向阿里借款 5 亿元和 12.66 元,共计 17.7 亿元人民币。

  腾讯科技此前引用不具名人士消息称,ofo 每月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维持流出的押金合计需4-5 亿元。这也就意味着,这轮融资够 ofo 支撑 10 个月左右。

  还有大量欠款。今年 10 月,界面新闻称,收到一份约半年前 ofo 的负债表,据材料显示,彼时 ofo 整体负债为 64.96 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 36.50 亿元,供应链为 10.20 亿元。

  03

  新的融资何时来

  3 月 13 日,ofo 终于宣布完成 E2-1 轮融资 8.66 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这笔投资,就包含了此前抵押的部分。

  连续 8 个月没有拿到新融资的 ofo,一直在被卖身的边缘挣扎。

  ofo 由盛转衰用了一年的时间。今年以来,关于 ofo 的负面新闻几乎每半个月就会传一次。

  8 月 22 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ofo 最终“卖身”滴滴的协议已经达成,公司作价 20 亿美元左右。ofo 出面辟谣。

  但在 9 月 5 日,又传出 ofo 将完成 E2-2 轮融资,融资数额达数亿美元,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各方均表示不予置评。

  9 月 11 日,有消息称,近期 ofo 再次收到了一笔来自于阿里的借款,数额接近 6000 万元左右,这笔钱和融资无关。对此,ofo 方面表示该消息为“不实信息”。

  同日,又有消息称,每月 10 日是 ofo 的发薪日,为顺利渡过发薪难关,ofo 向阿里方面发起一笔紧急借款,由于最大股东方且握有一票否决权的滴滴迟迟不表态,直到 9 月 10 日最后一刻这笔借款也未能成功到账。对此,滴滴、ofo 均出面否认。

  不仅没有新资金,ofo 与供应商的也有矛盾。

  近日公开披露的裁判文书显示,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 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合同纠纷案于 8 月 15 日下发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方面支付嘉里大通服务费 811.19 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 8.6 万元;

  9 月初,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8 月底,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 6815.11 万元;

  在此之前,ofo 还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遭到武汉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起诉,根据今年 7 月 24 号做出的裁判显示,法院冻结了东峡大通在北京某银行的 112.9 万元存款,冻结期限为 1 年。

  2018 年的 1 月 12 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ofo 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 6 亿元人民币,若按照 ofo 每月 4 亿-5 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 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对此,ofo 方面回应称,ofo 订单量稳定,资金流非常健康,报道中所谓订单量下滑、资金紧张的说法,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谣言。

  11 月 28 日,戴威发布内部信表示,“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

  (以上部分内容综合整理自澎湃新闻、界面新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pmtown.com/archives/140517.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