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了,有多少押金还滞留在路上?

年底了,有多少押金还滞留在路上?
今年 11 月拍摄于上海

  文/keykey7

  来源: 一千二百字(ID:word1200)

  部分共享单车用户为拿回押金所付出的时间与精力,如果能折现,可能会超过最后到手的押金数额本身。

  围绕 ofo 小黄车退押的事还在继续发酵。据媒体公开消息,今日起,小黄车将对那些在 App 内申请退押金的用户进行信息审核与排序,后续会按顺序退押。一位朋友今天下午跟风申请了退押,发现自己排在了第 660 多万位;

  而集中到 ofo 北京中关村总部申请退押的用户排起了长队,不过他们并不能马上拿到钱,还要经过填表、审核、几个工作日后退押等程序。

  另外,汽车分时租赁服务商途歌被曝退押难,办公室遭上门讨要。

  当这一系列举动发生年底,颇有点农民工讨薪的悲壮感。当然这样比喻并不合适,我也不会做落井下石的事,况且 ofo 承诺退押,已经在为现金流做各种疯狂的努力,而且它的老板戴威在内部信中那句“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还是挺让人感慨的,创业不易,嘴下积德;相比,对门前脚说完“如果创业失败就算做公益了”,后脚就找美团点评接了盘,套现退出了。

  不过,押金这事确实伤害了用户的信任

  我没有押金在任何一家单车 App 里放着,只是想从大环境的视角做点分析,是什么让这个行业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还有多少互联网创业领域会重蹈覆辙?

  前一阵跟一个台湾人聊天,她刚裸辞了台北不错的工作,只身到大陆发展,魄力惊人。她一边感慨这边的工作节奏太快了;一边羡慕这边资金充裕的创业环境,“台湾年轻人创业就是我要开个奶茶店,大陆同胞一开口就是,我要做区块链。”

  ofo、摩拜成立不过三四年光景,据融资公开消息的整理测算,两家累计花掉了投资人约 350 亿元,这还没算成立两年多的哈啰。

  在 Mr.Key 看来,越是前期资本依赖度高的创业领域,最后越难独善其身,好点的就像摩拜这种从平台变身工具属性,补充为大公司整体布局的一环;差点的就直接倒闭关门了。究其原因?并不是烧钱无止境,而是缺乏技术含量,进入门槛太低,大量竞争者一拥而入,市场充斥了大量的劣币,最后让良币也撑不下去了。聪明的投资人并非看不清其中的风险,说白了还是一个“博傻心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过往的所谓 O2O 领域有太多事例可举。

  那么,哪些可能是劣币呢?比如:1,动押金的主意。之前从业内了解到的一个未经充分核实的看法是,共享单车这类企业几乎没有不打押金主意的。从单车 App 动辄千万级的月活用户数看,这是一块数十亿的盘子。但押金并不属于企业的营收,在会计录入上是被归到其他应付款的,属于一项负债。这部分资金如果拿去做高风险投资,一旦发生赎回挤兑,就有可能是一笔坏账。

  现在,免押骑行正在常态化。反过来想,如果一开始就用绑定用户个人信用的方式提供免押骑行呢?这一方面可以从创业初始就断了押金生财的念想,把更多精力投入到规范化运营和盈利模式构建上,另一方面用户乐得其所。

  但没有企业会选择这么做,倒不是单纯因为怕低素质用户将车据为己有或搞破坏,而是押金的诱惑太大,与运营上的损失相比,企业更怕没有进账。在单车企业疯狂“铺量”的阶段,放弃押金模式是很挣扎的。但长远看,信用免押更有利于形成一个规范有序的市场,不止在单车领域。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德国的地铁和火车、希腊的地铁等,都是没有闸机或门禁的,随便进出站。但偶尔车上会有抽检,一旦逃票受重罚事小,记入信用记录事大。实际上,运营方是先认定每个人都是诚信的,每个人用自己的“信用押金”做了担保;国内涉及押金的领域恰好与这个思路相反。互联网时代,在社会整体素质达标之前,该用技术解决这个问题。

  2,免费骑行。这是补贴战、价格战的手段,后果是蒸发了单车企业的营收,无限推迟了盈亏平衡点的到来。免费政策下培育出的习惯,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单车的月卡计划。月卡这种预付费模式本来是不错的,但偏偏单车行业的特殊性制约了这种模式,即不确定性:不确定扫码打开的车是否能骑,不确定出了地铁站急着用车时能否马上找到。

  相比,亚马逊 Prime 会员、Costco 会员也是一种预付费卡模式,但它们背后的服务是确定性的,用户交了钱就能享受到确定的服务,就能买到更便宜的商品。这种心理预期也是 Prime 会员能破亿的一个原因。

  3,真有规模效应吗?单车企业都想着快速抢市占率,挤掉对手,再通过规模效应降低自己的成本,但共享单车的规模效应可以说是个伪命题,或者说只有区域性的规模效应。

  一,单车的生产与投放成本;二,运营调度与维护成本,是其两块最大的支出项。当投放成本曲线斜率开始趋缓,看到规模效应的希望时,正是其运营成本曲线斜率陡增的时段,越到后期这块越会消耗大量的人工资源。同时,单车是一种线下市场,具有区域隔离性质,北京的运维没法去服务上海的市场。铺的单个区域越多,运营成本增加的速度越快。从这点看,此前共享单车争相到外海城市做投放,本质上更像是一个不计后果的广告比拼行为。

  运维投入一旦跟不上,单车坏损率上升后,会逐渐在用户心理产生一个“破窗效应”。这是犯罪心理学的一个术语,当人看到破损的窗户一直没有修好时,会更倾向于继续破坏那栋房子。同样,坏车子堆积如山、落满灰尘时,用户也会相应地降低预期。

  彼得-蒂尔有句话,我们想要会飞的汽车,最后得到的却是 140 个字符(暗指 Twitter)。热钱之所以叫热钱,是它想以最快的速度钱生钱,这也左右着创业的大方向。科技含量更高的领域通常需要一个更长的资本回报期,很多投资人等不起,O2O 似乎是一个人人可进入的创业大方向,却可能浪费了社会资金优化配置的机会,剩下了价格敏感、并没有产品忠诚度的用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pmtown.com/archives/140439.html

QR code